唐德影视为了活下去拼了 《巴清传》拖累两年业

  一部《巴清传》让唐德影视(300426.SZ)从风光无限到一地鸡毛,泥潭深陷。

  最开始投资超5.8亿的《巴清传》无疑是冲着爆款去的,但在屡遭事故、多次整改、投资方退出、拖累业绩等一系列“黑天鹅”事件后,《巴清传》成为唐德影视沉重的包袱。

  沉寂的《巴清传》再次有了最新进展。唐德影视5月6日公告显示,唐德与天猫技术约定,自最新补充协议生效后,唐德影视将不再投入资金对该剧进行修改制作,并且不再对《巴清传》播出时间负责。与此同时,授权费用再次下调为3.22亿元~3.52亿元。这意味着唐德影视终于“脱手”了《巴清传》。

  与此同时,唐德影视发布了2019年年报。这是唐德影视连续第二年亏损。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唐德影视实现营业收入-1.15亿元,上年同期为3.72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7亿元。

  6日晚间,唐德影视还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签订《股份转让意向性协议》。若本次转让实施完成,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吴宏亮先生变更为东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

  7日,唐德影视高开后股价走低,收盘报5.18元,公司最新市值为21.7亿元。

  在卸下《巴清传》包袱后,国资接盘的唐德影视仍然存在退市风险,如何重振主业、扭亏为盈,唐德仍迫在眉睫。

  在与天猫技术签署了5份《补充协议》后,唐德影视终于“脱手”了《巴清传》这个烫手山芋。

  近日,唐德影视在与天猫技术签订了关于《巴清传》的最新补充协议,即《补充协议五》。据该协议显示,唐德影视已向天猫技术交付《巴清传》合格母带介质,这意味着,此前唐德在2019年承诺的花费不低于6000万元的修改重拍已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在最新补充协议中,唐德与天猫技术就《巴清传》的播出时间、授权费用也有了重新的约定。

  唐德影视公告称:“在最新补充协议生效后,公司将不再投入资金对该剧进行修改制作,且公司无需再保证该剧在2020年7月15日前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电视台卫星频道、互联网进行播出。但公司应全力配合天猫技术的工作,以尽早完成全部播出审批并实现该剧的播出。”

  这意味着,唐德影视不再需要对《巴清传》的播出时间负责。但脱手《巴清传》并非没有代价,在授权费用上,唐德影视再次做出“1.28亿元”的让步。

  2019年9月,唐德影视曾和天猫技术约定,当时授权费用调整为750万元/集,根据集数《巴清传》授权总费用暂定为4.5亿元~4.8亿元。如今,按照当下最新的约定,该剧最新的授权总费用则变为3.22亿元~3.52亿元。

  投资超5.8亿元的《巴清传》最开始无疑是冲着爆款去的,在最初也的确备受资本和市场追捧,收到了来自三个播出平台的“订单”。

  据唐德影视2017年“重大合同补充公告”显示,《巴清传》(原名《赢天下》)与天猫技术约定将网络播放权以单集800万元、总费用暂定4.8亿元的价格卖给天猫技术。与江苏卫视、东方卫视签署的授权费用为单集人民币750万元,总费用合计暂定人民币4.5亿元,三家平台总计销售额9.3亿元。

  但如今,在经历了一系屡遭事故、多次整改、投资方退出等一系列“黑天鹅”事件后,《巴清传》的授权费用不得不一再降低。2019年,唐德影视相继收到江苏卫视、东方卫视解除合同的通知。卖给天猫技术的授权费用也从单集800万元降为750万元。

  与此同时,不仅仅是《巴清传》,唐德影视还将电影《果乐城》《非常同伙》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授权给优酷信息,授权费用合计1885万元,授权期限为十年。

  不过,授权费用上的“让步”也给唐德影视带来了“真金白银”的回报。截至目前,天猫技术已向唐德影视支付《巴清传》授权费用共计3.03亿元。

  4月28日晚间,唐德影视还披露了2019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1.15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86亿元;营业利润为-1.27亿元,较上年增加7.58亿元; 利润总额-1.26亿元,较上年增加7.5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8.21亿元,亏损幅度有所收窄。但不可避免的,唐德已经两年连续亏损。

  根据财报,2019年唐德影视营业收入和营业毛利主要来源于电视剧《因法之名》《北部湾人家》的发行收入和毛利,电视剧《十年三月三十日》版权转让收入和毛利,电视剧《车神》等27部已完成首轮电视播映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发行的电视剧项目的发行收入和毛利,以及电视剧《小女花不弃》《白发》《延禧攻略》《天乩之白蛇传说》《倚天屠龙记》等海外版权代理发行收入和毛利。

  但本应该是唐德影视主营业务的电视剧业务,从年报数据来看,亏损最多,亏损达到了1.94亿元,同比2018年减少了172.46%。唐德影视解释为,由于电视剧《巴清传》未能按期播出的影响,加之受行业景气度下滑影响,公司投资制作的影视剧项目制作和销售进度低于预期,导致公司2018年度和2019年净利润为负数。数据显示,2018年因《巴清传》无法播出,唐德影视计提了近5亿元坏账准备。

  同时,2018年度和2019年的亏损,对公司发行公司债券融资、向银行贷款融资等造成负面影响,可能导致公司2020年度的现金流继续保持紧张状态。

  实际上,不只是唐德影视,全国取得《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的电视剧数量和完成备案公示的电视剧数量都在持续回落。根据国家广电总局的统计,2019年,全国生产完成并取得《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的剧目共254部、10646集,较2018年分别下降21.36%、22.44%。2019年,全国电视剧拍摄制作备案公示的剧目共年电视剧总备案数量为905部、34401集,较2018年分别下降22.18%、24.83%。

  在电视剧和网络剧领域,唐德影视认为,尽管网络视频平台在制作领域的布局日渐深入,但唐德影视在头部大剧的制作上仍具有优势,公司将着力打造大体量头部版权剧,作为自身树立品牌、提升产业话语权和实现盈利增长的重要手段。

  对于大型重点项目,唐德影视称将绑定相关网络视频平台,及其他有实力的行业内国有机构共同投资,控制公司对单一项目的投资成本和投资比例,降低单一项目失败对公司经营业绩带来重大不利影响的风险。另一方面,唐德影视将通过平台定制剧、C端付费剧扩大产量,培养团队,平滑公司利润和现金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20年,唐德影视计划投资、拍摄的电视剧和网络剧项目有5部,分别为《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夏梦狂诗曲》《为了明天》《香山叶正红》《枪杆子1949》和《孩子来了》,其中两部为当代都市题材,3部为革命题材。

  但摆在唐德影视面前最严峻的问题是,继2018年亏损超9亿后,唐德影视2019年虽然亏损有所收窄,但依旧处于亏损状态。对于已经连续两年亏损的唐德而言,如果2020年仍无法扭亏为盈,那么接下来,要面临的将是退市危机。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唐德影视出具了带有“持续经营重大不确定性段落”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5月6日晚间,已连续亏损两年的唐德影视发布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拟变更的公告,接盘方为东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东阳国资办”)。

  根据公告,唐德影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吴宏亮与东阳市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金融控股”)、东阳聚文影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聚文影视”)三方拟共同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受让方”。其中东阳金融控股出资5.1亿元,持有受让方63.75%的股权;东阳聚文影视出资1.5亿元,持有受让方18.75%的股权;吴宏亮或者吴宏亮指定的第三方出资1.4亿元,持有受让方17.5%的股权。

  交易完成后,受让方持有唐德影视9.08%的股份,吴宏亮持有唐德影视27.23%的股份;同时吴宏亮拟将其所持唐德影视8721.9万股股份(占唐德影视总股本的20.82%)表决权委托受让方行使,受让方将成为唐德影视控股股东,东阳国资办将成为唐德影视的实际控制人,吴宏亮将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启信宝显示,东阳金融控股背后的实控方为东阳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后者的股东便是东阳国资办。

  某匿名行业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影视行业最近几年受内外部各种因素的影响,整个市场发展受阻,特别是像唐德影视等民营企业生存压力加大,所以为了保证影视企业与行业的持续稳定,像东阳国资这样与影视行业关联密切的国企接手,也是在一定程度上保障本地支柱产业。”

  众所周知,东阳市是全国规模较大的影视文化产业基地,影视城拥有东阳影视城和横店影视城。对于对唐德影视的入资,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为支持其渡过难关的可能性更大:“东阳作为影视制作企业的集中地,如果长期持有某一家影视企业,难免会造成对其他影视企业心理上的不平衡。但唐德影视作为和东阳关系密切的影视企业,目前的压力是资金链的紧张,需要引入一个更可靠的资金伙伴,东阳国资支持唐德渡过难关的可能性更大。”

  关于能否顺利推进转让的问题,该业内人士认为:“愿意让出大股东与实际控制人地位,说明诚意十足,而且国资也提高对自己的保障。而质押部分可以通过安排进行操作,并不会影响推进,除非质押产生了其他纠纷。”

上一篇:没有一个寒冬不可逾越无论是股市还是影视
下一篇:厦门市委常委李辉跃、翔安区委书记胡盛一行 莅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沂蒙红色影视文化旅游节五一举行
服务热线

http://www.cybercichlids.com

天天彩票_Welcome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