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套现4000万 唐德影视7月定生死

  唐德影视投资的《巴清传》(原名《赢天下》)背负着为公司“保壳”的重任卷土重来。

  此前,唐德已经为《巴清传》投了5.8亿元,又花了6000万给范冰冰“AI换脸”,如今又公告了一个协议称,如果2020年7月15日,唐德影视如未能完成该剧的修改以及未获得广电主管部门审批通过并准予播出,那么唐德还要为这部剧再赔偿3.56亿元。

  由于此前受《巴清传》“拖累”连续两年亏损,唐德影视的上市公司市值只剩下了19.6亿元,两年多以前,这个数字是150亿。

  对于唐德影视而言,2020年成为了“保壳之战”的关键一年。如果今年唐德影视仍无法扭亏为盈,那么接下来,它要面临的将是退市危机。

  谁也没想到,曾斥巨资打造的重磅项目《巴清传》,将大IP影视剧的风险展现到极致,并且成为唐德影视近两年来最大的“水逆”,频频拖累公司业绩,并引发一连串连锁反应。

  招股说明书显示,唐德影视成立于2006年10月,由曾在中影系统工作多年的影视圈大咖吴宏亮联合刘朝晨、赵健(赵薇之兄)合计出资100万元设立,并于2007年与刚开办个人工作室不久的范冰冰结缘,联合出品电视剧《胭脂雪》。由于该剧的成功,唐德影视又参投了范冰冰出演的多部影视作品,并于2011年与其建立资本关系。

  当年4月,唐德影视与范冰冰签下为期4年的艺人经纪代理协议,而范冰冰则以296.7万元的出资额“六折入股”,换得了唐德影视128.99万股,以2.15%的持股比例成为该公司第十大股东。同时享有“六折入股”优惠的,还有赵薇、张丰毅、霍建起、盛和煜等明星艺人、导演及编剧。

  之后的几年里,范冰冰俨然成了唐德影视的摇钱树。明星光环加持下,唐德影视在流量、营收、利润上齐丰收。

  招股书显示,2011年至2013年,唐德影视分别实现营收1.39亿元、1.91亿元、3.1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957.86万元、5653.87万元、6389.86万元。

  其中,范冰冰为唐德影视带来的艺人经纪收入分别为179万元、278.65万元、178万元,占该块业务总营收的28.32%、41.81%、71.2%。

  2015年,被称为近十年古装剧最灿烂的一年。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一举创下内地电视剧史上开播的最高收视纪录。这部剧不仅让范冰冰一跃成为当年的国民女星,更是让其制作公司唐德影视大赚4.66亿元,并成功在2015年登陆A股。

  2016年,尝到《武媚娘传奇》爆火甜头的唐德影视决定趁热打铁,邀请范冰冰及通过《芈月传》走红的高云翔拍摄《巴清传》(原名《赢天下》),欲再造一个爆款。

  这部被寄予厚望的电视剧,制作成本超过5.8亿元,而唐德影视2016年的营业收入也不过7.88亿元,相当于花掉了全年营收的73.6%,《巴清传》也因此一度被外界冠以“最贵电视剧”称号。

  然而,命运显然和唐德影视开了一个几乎致命的玩笑。临播出之际,《巴清传》主演明星们接连出事频受重创。

  2018年3月,步履维艰的《巴清传》又迎来了男主角高云翔卷入澳大利亚性侵丑闻的噩耗。危机之下,唐德影视还一度被传出通过“抠图”技术,让李晨取代高云翔的戏份。

  然而,厄运远没有结束。2018年5月,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爆发,税务监管部门介入调查。事件把整个影视行业搅得翻天覆地,揭开一场规模宏大的税务整顿,整个泛文化娱乐产业都受到重创,随即揭开的整顿序幕和税务政策变动涉及面开始越来越广,包括大量相关的私募股权和投资基金都收紧钱袋,人人自危。

  财报显示,2018年,该公司实现营收3.71亿元,同比下降68.52%,净亏损9.27亿元,同比下降581.55%,创下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记录。

  曾经依靠明星而赚得盆满钵满的唐德影视,如今又因为明星的“暴雷”而赔得轰轰烈烈,3个月之内股价腰斩,重金打造的《巴清传》档期一延再延,范冰冰本人面临8亿人民币罚款,开始大笔减持套现,最终获益约4100万元人民币。

  而实控人吴宏亮虽然未减持公司股份,还数次在二级市场增持,但据唐德影视2019年半年报显示,其所持股权的质押比例已经高达99.82%,占公司总股本的36.69%,处于爆仓边缘。

  业内的首轮播映权,和其他轮次的价格是天壤之别,2016年-2017年,为了抢夺《巴清传》的网络独播权,天猫技术、江苏广电、上海文广分别支付了2.16亿、4650万和6975万的预付款。这曾经是唐德的重要收入,现在是唐德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如果《巴清传》最后播不出来,那这笔预付款,全都要还回去。

  唐德放弃不起,只能死磕。他们已经在这部剧里投入了太多,如果全部变成沉没成本,也是不可承受之重。

  3月22日,唐德影视公告称,公司经与天猫技术友好协商,双方协商一致,决定对《电视剧赢天下信息网络传播权采购协议之补充协议二》中约定的该剧修改及交带期限进行调整,并签署了《电视剧赢天下信息网络传播权采购协议之补充协议三》。

  双方协商一致,同意将《补充协议二》中约定之该剧修改期限从“2019年12月31日前”变更为“2020年4月30日前”,并将该剧的播出期限(母带)从“2020年3月31日前”变更为“2020年7月15日前”(包括网络和电视台等播出平台)。如在2020年7月15日前,唐德影视已促使该剧获得国家广电主管部门审批通过并准予播出,但因天猫技术原因未能安排该剧在2021年7月16日前在天猫技术指定媒体进行播出的,则2021年7月16日后唐德影视不再承担播出保证义务;如截至2020年7月15日,唐德影视未能完成该剧的修改并未获得准予播出,则唐德影视按补充协议二约定向天猫技术承担违约责任。

  不过按照此前公告信息,遇到后者情况,天猫技术有权解除补充协议及此前签署的采购协议,唐德影视应返还天猫技术已支付的《赢天下》全部费用,并按该剧授权费用总额的30%向天猫技术承担违约责任。2016年10月25日,唐德影视与天猫技术签订协议,授权《赢天下》费用为单集800万元,以暂定集数60集计算总费用4.8亿元。由此计算,如若在2020年7月15日前,《巴清传》仍未取得播出许可,唐德影视不仅要返还天猫技术已支付的《巴清传》4.8亿元的全部费用,还要向天猫技术承担1.35亿元的违约责任。

  此外,双方还同意,将《补充协议二》中约定天猫技术获得之“该剧全球、永久、独占的全媒体播放权及其转授权、维权权利”的自主行使期限从“2020年3月31日前”变更为“2020年7月15日前”。

  截至目前,《巴清传》过审还没有更多的消息,但原主演之一高云翔的最终审判却尘埃落定。3月19日,法官宣判高云翔、王晶“所有罪名不成立”,两人最终无罪获释。

  作为该剧的主要出品方,迟迟无法开播的《巴清传》,让唐德承受的是“真金白银”的代价。

  自2018年风波开始,唐德影视业绩就备受《赢天下》“拖累”。无限期延播的《巴清传》直接影响了唐德影视2018年业绩表现。此前唐德影视相关人员就曾告诉每经记者,《巴清传》未能播出不可否认的影响到了公司的现金流。

  早在2018年年报中,唐德曾披露公司年营收由2017年的11.8亿元下降至2018年的3.72亿元,净利润由2017年盈利1.93亿元直接亏损超9亿元。并且因《巴清传》未能顺利播出,唐德影视在2018年年报中计提坏账准备近5亿元。

  当时,唐德影视表示,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电视剧《巴清传》未能在2018年度实现播出,相应合同款项回收滞后,对公司2018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造成不利影响等。

  与此同时,该剧最初的其他出品方、剧中植入广告相关客户也纷纷退出、解约。每经记者注意到,2018年唐德影视花了近4000万元回购《巴清传》联合摄制合作方霍尔果斯华视娱乐持有该剧5%的份额。

  如今,虽然天猫技术的出现让《巴清传》再次看到了希望,但随着唐德影视与天猫协议合同时间的延期,《巴清传》再次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了唐德影视2019年的业绩。

  据唐德影视最新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3.22亿元,较上年减少近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11.88万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唐德影视总资产为26.32亿元。而2019年前三季度,唐德影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671.26万元。

  对于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为负,唐德影视在业绩快报中解释道:主要是受到《巴清传》项目营业收入冲回的影响。公告显示2019年就《巴清传》与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签署补充协议,将原已确认的该剧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应收账款、以及单项计提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全额冲回。

  《巴清传》迟迟无法开播、现金流承压、业绩频频不如人意,也使得唐德影视背后股东减持。自2018年以来,股东李钊、赵薇哥哥赵健以及范冰冰等相继减持公司股份,而2019年一季报曾显示,范冰冰已经从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同时,曾带给唐德无限风光的一众明星股东们也正在退出唐德影视,连同范冰冰“消失”的,还有张丰毅、霍建起等明星股东。

  截至2019年三季报,唐德影视十大股东明细情况(图片来源:Choice金融终端)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来看,唐德影视2018年、2019年已经连续两年亏损,这意味着,2020年唐德影视恐怕要开启“保壳之战”,如果2020年唐德影视在无法扭亏为盈,等待它的将是退市危机。

  根据协议,若该剧顺利播出,唐德影视或可借此实现翻盘,但该剧若不能在规定期限前顺利播出,其应返还天猫技术已支付的《巴清传》全部费用2.16亿元,并支付约1.35亿元的违约金,两项费用共计3.51亿元。

  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唐德影视的压力,但就目前来看,距离4月30日的修改期限已经越来越近,唐德影视是否能如约完成任务,依然是个未知数。

  而疫情的发生更是为其翻盘之路增加了不少阻碍,虽然其一季度相比上年同期预计减亏4406.35万元,但依然未能摆脱亏损,这对于已经连续亏损两年的唐德影视来说,“保壳”难度无疑进一步加大了。

  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告公布后,唐德影视的股价再次下跌,截至4月10日收盘,其股价为4.51元/股,跌2.38%,总市值为18.89亿元,相比巅峰时期的808亿元,缩水近97.66%。

上一篇:华策影视拟非公开发行募资22亿元
下一篇:2020年过去三分之一注销的影视公司已超去年半数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影视大片齐聚四叶草汽车文创嘉年华:“汽车+”
服务热线

http://www.cybercichlids.com

天天彩票_Welcome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